Thursday, April 20, 2006

再見•台灣犬

土狗兄的網站上看到了民視異言堂對瀕臨絕種的台灣犬的專題報導[再見•台灣犬], 身為一個驕傲的台灣犬主人, 對節目中得每一句話都覺得有很深的感動與感慨。姑且不論台灣犬性能多麼的優秀, 對主人多麼的忠心, 台灣犬絕對是在台灣島上獨一無二的原始犬種, 牠們見證了台灣的歷史, 跟著先民一路走來, 牠們不僅只是"狗"、"家畜"、或"伴侶"而已, 牠們代表的是台灣的文化與驕傲。

我跟老公的心中常有一個疑問,為什麼外國人都有屬於自己文化的犬種,如日本有柴犬,秋田犬,德國有狼犬,中國有北京狗,連韓國都有Jindo,而我們台灣有什麼?這使我們燃起飼養台灣犬的強烈慾望。老公第一次和土狗兄通電話時,一講就是兩個半鐘頭,土狗兄給我們的感覺正如他口中的台灣土狗,熱情且充滿活力,堅持且不失原味。當下訂了一隻嘯五峰犬系的純正土狗仔犬,將其取名「嘯雷」。一年半前,一個半月大的嘯雷獨自搭乘長榮航空的飛機移民美國,我和老公花了好大一番功夫從海關手上領到嘯雷, 朋友都覺得我老公很傻,為什麼非土狗不養,自找麻煩。老公的回答很簡單﹕「因為我是台灣人﹐我要養台灣犬!」

嘯雷剛移民來美國時, 我帶著牠到市公所註冊辦狗牌。辦公人員問嘯雷是什麼狗種,我驕傲的回答﹕「Formosan Dog from Taiwan」。那先生漫不經心的在電腦上敲了半天後,又問﹕「What does he look like?」,我心想老美沒看過台灣犬可能好奇,便順口形容﹕「Like a Doberman」,沒想到那先生竟然在電腦上輸入了「Doberman Mix」!我急忙問他為何不輸入Formosan Dog,那先生抱歉的回說他只能輸入資料裏已有的犬種,他無法加入或更改新資料。在我們眼中的寶貝純種台灣犬,頓時成了外國人眼中「像杜賓狗的雜種狗」。沒想到我們台灣人因「中華民國」不是聯合國會員而被當做是中國人的悲哀,竟然也發生在我們引以為傲的台灣犬身上!

一年前我夫婦抽空回台灣,並前往花東一遊,來一趟土狗尋根之旅。在踏遍許多山地部落後,尋不到任何土狗的蹤影,尋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與感慨,充滿觀光氣息卻沒有土狗蹤跡的山地部落,就像是失去魂魄的軀殼,索然無味。在旅途終了的一個偏遠的加油站遇到一位原住民員工,再度激起我們的希望,而他卻告訴我們現在山上已經找不到純種土狗了。但悲哀的不只是土狗在他部落的絕跡,而是在他的眼神中看不到他對他們這段歷史的依戀,在他的言語間感受不到原住民朋友對於自己的文化的在乎,而文化的失傳也就不難理解了。我們長期在外來政權及黨國體制下只學會歌功頌德、茍且偷生,從未真正去認識自己,發掘自己,欣賞自己,進而肯定自己。對於自己的語言文化都棄之如敝屣,難怪國人會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崇洋媚外、賣國求榮的心態極為普遍,別說對台灣犬的保育傳承有任何的使命感了, 就連養隻土狗都被人認為是土阿台才幹的事, 那麼別說台灣犬會絕跡, 連台灣人恐怕都會很快走入歷史...同胞們, 加油!

我不是雜種!!!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