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2, 2006

從哈佛到好萊塢

好像好久沒寫東西了, 是蜜月期過了嗎? 不是啦, 是我和我 partner 的第二部電影 EROSION 最近又有些事要處理。

Erosion 海報設計

我們今年年初簽約,把 EROSION 賣給一個專門賣藝術電影的片商 Lifesize Entertainment, Lifesize 將於4月25日推出DVD, 我們沒日沒夜的趕工,製作一些 bonus feature material, 其中包括一個60分鐘的"The Making of 記錄片"、"演員及工作人員訪談"、Deleted Scenes 等等。本來以為可以喘口氣了, 但上上禮拜收到通知, EROSION 進了2006年亞利桑那國際電影節了(4月20日-4月30日), 又要開始忙宣傳了, 再加上最近決定於4月21日起在洛杉磯的戲院上映, 突然全卡在差不多時間, 所以就比較少時間想其他風花雪月的話題來寫。

既然沒時間想其他風花雪月的話題, 那何不就寫寫我和我的電影? 首先我必須澄清: 我並非科班出生的電影人。 事實上, 我從小是數理好手, 父母師長對我能成為一個有為的青年、對社會有所貢獻抱持狂大的期望, 而我在學習上一路平步青雲, 高中時莫名其妙進了數理實驗班, 大學就讀柏克萊大學分子生物時, 獎學金、研究金拿到手軟, 畢業後為了給父母一個交待隨便申請了幾個研究所, 心想如果不中我就理所當然的"在家靠父母"了, 但一個人狗運來的時候還真擋也擋不住, 竟然全都中獎, 好吧, 那就去哈佛大學博士班耍耍吧。

老實說, 不是我在臭屁, 我從來不讀書也不補習, 不做練習題更痛恨模擬考, 然而幸運之神總是在考試時罩我我也沒辦法。但悲哀的是也正因如此, 我從來沒去思考我"自己"是誰, 我"自己"要的是什麼, 人家告訴我該做什麼, 我就做什麼, 反正念書考試也不累, 那我就得過且過吧。現在想起來, 在台灣升學制度下所謂的資優生其實很可悲, 難道除了做醫生、律師、教授才是人上人嗎? 難道只有他們對社會才有貢獻嗎? 當我進了哈佛, 開始接觸到那些金字塔上的人上人後, 我才發現那種一週7天、每天埋頭研究14個小時、生命的意義只有科學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當然, 如果我願意, 我想我也可以摸鼻認衰、咬牙照幹, 但在那時我第一次覺醒, 發現選擇權在我, 控制權在我, 在別人眼裏看到的"可惜"在我的眼裏是"希望", 我毅然決然的選擇休學, 頭也不回的離開哈佛...

<待續>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