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8, 2006

特別的228

2月28日對台灣來說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日子, 但它對我來說卻有更深一層的意義。它是我16歲時移民美國的日子,也是我29歲認識我老公的日子。

移民美國後其實發生很多很悲情的故事, 例如父母仳離、親友不合等等, 但那時還懵懵懂懂,只知道把書讀好,其他的就在 denial 中逃避過了。但幾年後才明瞭很多感情上的衝擊, 對我的引響之深, 是逃也逃不掉的。因為父母就是屬於逃避問題的 type, 所以我也從來沒學會如何面對問題。像我們這樣的家, 好的時候幸福美滿又安康, 但那只是火山尚未爆發時鳥語花香的平靜假像 。當問題發生時, 高溫的熔岩將地底深層的所有不滿情緒一股腦的炸到表面上, 近距離內所有跑不了的無一幸免。有很長一段時間, 我的人生哲學是 don't waste your love as you're destined to be hurt.

我對感情的悲觀,和對家人[報喜不報憂]的 communication style 在我認識老公後漸漸有了改變。我們家的恭謙有禮在他的眼裏是虛偽假情, 他們家的直來直往在我的眼裏簡直是不孝不恭。但是事實是, 我家四分五裂, 他家相親相愛。我老公送給我最大的禮物不是香車美房大鑽戒(I must admit those are important too...), 而是the understanding of 愛的真諦。我想真正的愛是有度量的, 是不計較的, 是真心的關心, 是互相的體諒, 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就讓228成為愛的代名詞吧。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