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3, 2006

相親記

當我28、29歲快要拉警報的時候, 曾一度發揮過冒險犯難的精神, 透過一位媒婆相過一次親, 那個經驗十分有趣, 在這裡詳細報告一下。

那媒婆是我一個好朋友的媽媽的朋友, 姑且不論她的 database 的 quality 如何, 但人到還挺積極熱心的, 在朋友的媽媽的大力推薦下,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我被安排先與她見面溝通條件, 我說我的條件很簡單, 只有3 樣: 高大、威猛、又多金, 她又問了我幾個學歷身家等問題後, 就滿意的走了。

沒想到隔天那媒婆就打電話給我朋友的媽媽, 興奮地說她找到我的絕配了, 她說這個男的 37 歲, 柏克萊雙博士, 家境優裕,無不良嗜好,我朋友的媽媽比我還高興,連忙轉告我這天大的好消息,但我的直覺是那有條件這麼好的男人37歲了都還沒結婚,我跟我朋友的媽媽說我懷疑他可能不是禿頭就是不舉。我朋友的媽媽竟然回去質問那媒婆,她再三保證不是以上兩種可能,於是兩個老女人便著手安排驗貨事宜。

約了聖誕節前天中午吃飯,媒婆好高興的告訴我朋友的媽媽說男方父母也會隆重出席,我朋友的媽媽想輸人不輸陣,決定跟她老公代表女方家長連袂出席,我心想,哇靠、搞這麼大,不好好表現一下也不行了,當天只好人模人樣的出場了。

那天我先到了餐廳,不久我朋友的父母也到了,我們3人站在門口痴等了一會,媒婆出現了,後面跟了一個人,我回頭對我朋友的父母說:「他爸爸來了。」再回頭一看,呃?爸爸的後面怎麼還有一個爸爸? 當下心頭一陣涼意,我朋友的父母也看出苗頭不對,急急安撫我既來之、則安之,入席吃飯先。

吃飯時那媒婆發揮她高超的外交手腕,一直問我問題,我人生活了28、29年才發現,我真的是個非常有教養的孩子,在那種尷尬的場合下,雖然心裡百般不爽,卻不負父母師長的期望,應對進退還是無懈可擊,簡直可以選世界小姐了。席間那男子一直埋頭苦幹,努力扒飯,對我們愛理不理,不料過了一會兒,我想他可能終於吃飽了吧,竟然開口說話了,那媒婆喜出望外,她說她幫他介紹了不下200位佳麗,那老兄從不開口說話,這下可不得了啦,她更努力以赴,串聯整場,製造氣氛。

好不容易酒足飯飽,賓主盡歡,我藉機去個廁所洗手(有握到手),回座後只見所有的人眉開眼笑的,正覺得奇怪發生啥好事了,那媒婆喜滋滋地說:「小姐恭喜唷,男方看上妳了,妳可要積極一點,多多給他打電話。」 哇勒! 其實很想給她幹譙回去,但心想既然都演到這裡了,又何不給它個完美句點呢? 我維持我世姐的風度,點頭稱是,陪笑到底。

那天吃完飯我從LA直接開車回舊金山家過節,一進門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我朋友的媽媽飆出我的不爽。本人雖非沉魚落雁,但起碼五官不算組裝失敗。我並不認為我是外貌協會的成員,但也不至於 desparate 到有蝦就好。我要求我朋友的媽媽明確的轉告媒婆與男方,本小姐沒有看上他,不會主動連絡,也不會回電話,就別肖想了吧。

最後為了滿足大家的好奇心,就給大家一個簡單的形容吧。大家知道 American Idol 的 William Hung 嗎? 想像他40歲、不洗澡、禿頭、大肚、白白油油的樣子...真的不能怪我挑...我可是用力給足他面子了...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